当代名家

韩昌力

LensNews

韩昌力,山东沂水人,1956年出生于山东潍坊。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天津美术

家协会副主席,天津南开大学东方艺术系教授。

作品曾参加第7、8、10、11届全国美术作品展并获第11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获奖提名

第二届全国中国画作品展 、

全国新人新作展 、第3、6、7、9、10届当代中国花鸟画邀请展

第1、2届当代山水画邀请展和著名山水画邀请展

第二届当代中国画学术论坛创新作品展。

曾获国际中国书画博览会优秀奖,日本第5届国际书画特别大奖。 曾在中国上海、桂林、天津、山东等地举办个人展览,并赴以色列、日本举办展览。 

山东文轩画廊推荐画家出版有《韩昌力画集》、《韩昌力作品选》。

韩昌力

韩昌力

韩昌力

韩昌力

韩昌力

韩昌力

韩昌力

 

动心眼
文/韩昌力


“.... ...你心眼动得太多,睡不着觉,该!”这是人们非常熟悉的某小品中的一句台词。
“这人挺有心眼的!”这也是在现实生活中能够常常听到的一句话。

通常人们把一个人有心智或一个人对某一事件所做出的周密思考、判断,以及用心所做出的一些行为方式,称之为是“有心眼”和“动心眼”。——从语言学上讲,心眼之眼,有小孔之意,比如:“打眼”。由此,人们也常常形容某人,“心像针眼这么小”。尽管此小意之眼与眼力之眼有别,但细推敲起来,细孔之眼也含有洞见之意。

      “动心眼”——我们在生活中说这句话时,往往是贬义多于褒义,谁都不愿意让别人说自己“心眼太多”或“会动心眼”。其实,我认为“动心眼”并没有什么不好,特别是美术工作者,“动心眼”那就是大好特好的一种行为!不患心眼动得太多,而患没有心眼可动!
      我这样说是有道理的。
      把心与眼——人类最主要的感觉思考器官(在中国古代心被认为是思考和储存智慧的所在地)——二者组合成为一个词组概念,这绝对反映出中国人的聪明(当然“聪明”也是这样一种绝妙的组合)。有心无眼不可能观察到事物的真相,其心也就不可能用到点子上。反之,有眼无心,人们就不会透过事物的表面现象,而潜入到它的内部去发现其存在的本质,并从中做出展现主体自我人格与人文思想的判断与决定。心与眼配合在一起,这既避免心思的迷乱,同时也使眼不盲目。心不乱眼则明,眼明则心清,心清方可纳万物。人们常说“看好了再做”,其道理也就在于此。心眼本来是生活用语,而这句话用在视觉艺术中就再贴切不过了。由心与眼的互动与对应所构成的“动心眼”,无论是在艺术创作中,还是在艺术批评领域,其作用就大矣。

      钱钟书先生在他的散文《窗》中,有这么一段有关心与眼睛的描述颇为精彩,“我常想,窗可以算房屋的眼睛。刘熙载译名说:‘窗,从也;于内窥外,为聪明也。’这正跟凯罗(Gottfried Keller)《晚歌》(Abendlied)起句所谓:‘双瞳如小窗(Fensterlein),佳景收历历。’同样只说着一半。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我们看见外界,同时也让人看到了我们内心;眼睛往往跟着心在转,所以黄山谷说心动则目动,孟子认为相人莫良于眸子⋯⋯”“眼睛往往跟着心在转”,这是人的生理机能,也是人之聪明处。“心动则目动”,但有的人却不见得如此,眼睛虽在转,但并不随着心在转,于是这种人就被人们认为是愚钝无心之人。
      绘画是视觉艺术,自然就与眼睛紧密相关。绘画是画目之所见和为目所欣赏的一种艺术(这既包括一切眼见的描绘对象,也包括在作品中所描绘出的一切形态),作品画什么东西?为什么要画它?这仅满足于眼睛所看到的是不够的。作品能否动人首先在于它所表现的对象是否动人,而动人的关键所在则首先要能动人的心扉。而这动人心扉的形象创造,一方面来自主体用眼睛去发现那些可以感人的形象;而另一方面则来自主体有心的选择与悟化,在这其中无论是发现还是选择与悟化,它们都是由于有心的存在与作用,这才使得这一创造成为可能。

      画眼睛所看到的东西和画为眼睛所看的东西,从表面上看这似乎都是为了满足于眼睛观赏的需要。但是用眼睛看,看什么?这却取决于心智的选择,而这也正是使人聪明的“于内窥外”意义所在。事实上为眼睛看这仅是绘画艺术的一个存在属性,而主体创造绘画艺术的真正目的,则是通过创造为眼睛所看到的一切物象形态去满足他心中意向的需求,这才是它具有生命意义的价值所在。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讲,用眼睛看,事实上也就是用心看,说画眼睛所看到的,还不如说通过眼睛画心所想到的——画要达意而意为心中之音也——更为确切。
     “美术家用观看来开始创造。观看本身就是一种创造性的行为⋯⋯看出每一事物的真实面目是通向创造的第一步⋯⋯”(《马蒂斯论艺术》)看,是美术家特有的职业行为,美术家是从看开始他创造美的历程的。既然看是一种创造行为,那么,看就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看,也不是人之单一的一种视觉生理行为。伴随着美术家的看有他的心思、判断、选择等心智活动,如果没有这些心智活动,看就不可能成为一种创造行为。只有在看的过程中有心的参与,看才会成为艺术创造活动的一部分,它也才能使美术家“看出每一事物的真实面目”,而创造出极具丰富生命内涵的艺术作品来。
动心眼,要动心和眼。人聪明在于会动心眼;而画好画难道不更需要动好心眼吗? ■

 

(0)

本文由 中国青年美术网 作者:zqm98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