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画家

陈丙利

LensNews
陈丙利 

实力派画家——陈丙利

陈丙利,现为南开大学艺术博士,师从尹沧海教授。2004年本科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中国画系。2010年获天津美术学院中国画系硕士研究生学位,师从杨沛璋教授。

文章和作品发表于《美术观察》、《中国书画》、《美术》、《美术报》等报刊,作品被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等单位收藏。

展览及获奖

“第十届全国美展”天津展区优秀作品展(2004年,天津)

首届中国写意画展(2005年,深圳)                                    

  黎昌第四届青年中国画年展金奖(2006年,北京)                   

全国八大美院师生优秀作品展(2008年,上海)                 

当代艺术院校大学生年度提名展(2008年,北京)

首届中国山水画艺术双年展(2008年,桂林)

“第十一届全国美展”天津展区优秀作品展(2009年,天津)

“春华秋实”——杨沛璋师生作品联展(2010年,泉州)

“东方既白”——全国中国画名家邀请展(2011年,济南)

“墨迹·心迹”中国画作品三人联展(2011年,天津)

首届优秀中韩书画家(韩国国会)邀请展(2011年,首尔)

 中意韩名家佛罗伦萨精品展(2012年,佛罗伦萨)

“澄怀观道” ——陈丙利山水作品展(2013,临朐、成都)

丙利经过不懈的努力和拼搏考取天津美术学院,这其中的磨炼也为他在美院国画系的学习奠定了基础。大学四年,丙利非常努力,他不仅在人物、山水、花鸟等专业方面成绩优秀,同时在书法和篆刻上也非常突出,这在当时的本科生中是少见的。毕业展览作品的全面展示得到了老师和同学们一致好评,毕业创作还入选了第十届全国美展天津区优秀作品展。

丙利以优秀成绩毕业,当年就任教于湖南衡阳师范学院美术系。三年的潜心教学使他对艺术的理解更加深刻,三年的“湖湘”生活中他发现了自己专业的所长,创作的山水作品在全国性的展览上屡屡获奖,这不但给了他无限的动力,也坚定了他更加深入研究的决心。

在研究生求学的过程中,丙利不但进一步加强了对中国画传统的研究,而且在中西绘画对比的研究中更进一步拓展了中国画的表现力,作品的面貌也有了重大的突破,作品多次参加全国大型展览。山水新作品参加了第十一届全国美展天津地区优秀作品展。

相信丙利一定会在绘画事业上大有作为的,我衷心祝福他。

                                                                         杨沛璋  (天津美术学院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 )  

                                                                     

    凉风起砚池,一片江南雨

此文题为梅沙弥题画诗中的两句,也是我对丙利山水画的一种感受。我喜欢丙利山水画这一惹人的气象——氤氲满纸,真诚、朴率而清新。

丙利毕业于天美本科,后于湘地生活工作三年,从事美术教育。而后,回到天美于沛璋先生门下攻读硕士。这一经历及学习过程,造就了他山水画风的大致。

天美的中国画教学,向以重传承而为世所称道,这使本科阶段的他对中国绘画传统有了足够的认识,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基础。在湘地工作和生活的三年中,又得到了江南烟雨的滋润。我见到过他的写生和一部分近年创作的江南风景小品,很能打动人。写生与创作虽取向、取象皆异,且用意不同,却共同拥有这一股氤氲之气而惹人情思。与丙利往来,方知这种气息,来自于丙利的性情,渊储于丙利的胸襟气度,并自然流泻于笔墨间而成就之。

丙利画山水,取象寥寥,笔墨简括,且于景物依情依意而取用有度,舍其余而不视,取其所需,用其所善,而得怡然清旷,予人以爽意、以舒适。观之久,便有如让人一入桃花源境,甚为可人。丙利尚年轻,然并不浮躁,读书作画皆勤而用思,并多方面探求、体悟,以求精进。想来不会辜负于其师长,也一定会在其绘画事业上不断地完善而达其所求的。

                                                                       陈福春(  天津美术学院教授)

 我手写我心

(该文发表于《美术观察》2012年第2   国家级艺术类核心期刊)          

此文题为我自己刻的一方印章的印文,也是对自己创作的要求和期望。一个真正的画家是应该是以自己的画写自己的心的。奈何,古往今来,真正的艺术家少之又少。从宋元到明清,也都是“四家”、“四王”、“四僧”为一朝代画家之代表。“四”虽为虚数,然以一个朝代的时间和空间来看的话,真可谓是凤毛麟角了。其追随者不计其数,大都拜其门下,因才疏学浅,其心手不一,只学得一二吃饭的技术,混迹江湖,养家糊口,无法出其师之左右,更无法“意与古会”,也就难以其手写其心了。

中国画讲究“目识心记”、“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并以谢赫“六法”之“气韵生动”为最高标准。情由景生,境由人造。画应该和话一样,要有真情,更应该和诗一样有韵味、有境界。当然每个人对山水自然的感受是不一样的,正所谓一千个画家眼里就有一千座西山。历代大家不重复传统、不模拟自然,注重自家感受,在前贤的肩膀发展,故传承有绪,佳作迭出。

古人云:“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此乃真理也。我于天津美院国画系毕业后,任教于湖南衡阳师范学院美术系。作为一个北方人,初到南国,便被异乡树木葱茏、水汽氤氲、渔歌唱晚、稻花飘香之景象所迷。湖湘山水有其霸悍的一面,也有其阴柔的一面。我喜欢江南鸟鸣山幽的初春、雨打芭蕉的盛夏、薄雾弥漫的霜秋、青翠碧绿的晓冬。我常于课余,于一二好友在学校后的小山上游玩,或去湘江边垂钓,感受阴晴雨露之变化、体悟春夏秋冬之轮回。正是这种环境的滋养,使我“胸有丘壑”,落墨挥毫,则氤氲满纸,水墨淋漓。

景致美哉,令人赏心悦目;笔墨美哉,让人欣赏玩味。文人画家并非都是造型能力不强,作墨戏以自娱,而是其更重视笔墨的独特审美的独立性。宾虹老人创“五笔七墨说”,可见其对笔墨之重视。我常对其画册静观,其笔墨间恍惚有像,其画布白能透多维空间。其画之美真可谓大美,此即大家手笔。大师笔墨之境界常令我神往,如夏圭之水墨淋漓、倪云林之虚静散淡、吴昌硕之大气奔放、黄宾虹之浑厚华滋、齐白石之沉着痛快……好多大画家的笔墨经验没有书面传承下来,但可以从其画中可以与之讨教。我意识到:笔墨乃中国画之根本,没有了笔墨,或不讲究笔墨,那么中国画也就真是穷途末路了。当然,“笔墨当随时代”,对笔墨的继承不能全盘接受,要取其精华,弃其糟粕。

重回天津美院读研究生,我沉下心来,读书、刻印、练书法,进一步凝练自己的笔墨。我从写生中提炼符号,以传统笔墨为骨架,以几何形为轮廓,运用传统的积墨、泼墨、破墨等技法,表现我对江南山水的感受,写我心中之山水。在当今“展厅时代”,我们要考虑中国画的形势发展,注重其形式、内容与时代的关系,要考虑“视觉冲击力”,但根本还在于表现画家的真情实感,而不是一味求新、求怪、求大,模仿抄袭,失去自我。

时下,流行的引导、展览的催促、市场的炒作,有几人在盲从中思考:我们在为谁而画?

沏一壶清茶,读读大师们的话语录,看看其传记,问问自己,还是我手写我心吧。 

     

 

     陈丙利
人物小品系列之七41·31cm

陈丙利 
唐人诗意 41·31cm

陈丙利
人物小品系列41·31cm


陈丙利
人物小品系列41·31cm

陈丙利
人物小品系列41·31cm

陈丙利
人物小品系列之七41·31cm

陈丙利

陈丙利


陈丙利 

 

(0)

本文由 中国青年美术网 作者:zqm98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